瑞士人如何在泰国失去了财富